学习文档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学习文档 >
陈裕德:80年代的明星以丑闻名的喜剧怪人可惜1996年就过世
发布日期:2022-05-11 14:55   来源:未知   阅读:

  发帖给“清廉”父亲点赞,结果却不小心露了富、引发了网友的人肉搜索和反腐呼声——— 四天之内,“坑爹女”的名号传遍了网络媒体。

  7月11日19时,一位名叫“pangjiaqiao(胖家雀)”的网友,在水木社区职业生涯板块发布了一篇名为《越长大越佩服我爸爸》的帖子。该网帖称,“以前青春期时总是瞧不起我爸爸的为人处事,不够圆滑,书生的酸腐,成天以自己是党员要求自己也要求全家。长大以后,工作越久,见得越多,才明白爸爸一直在重要岗位却一辈子从未贪腐是多么可敬,也难以想象怎么能在任何情况下都管得住自己的手。”

  在“水木”这个以清华为核心的高端知识群体论坛里,暗示自己官二代的身份,并提供了“重要岗位”和“从未贪腐”两个关键词,这不啻一个“将有故事发生”的前奏。果然,随后就有网友翻出了主人公另一条发言记录,“女,工作一年了。老家在外地,偶在北京艰难地漂着。工作贼累,每天都徘徊在跳楼还是卧轨之间。压力大,单位竞争激烈。出差多,环境差。月工资从4200块终于涨到5000块,人民币。最近公积金也从350元涨到了700元,无奈取不出来。基本没有补助,也不发东西和超市卡。早饭不吃,或者在家旁边大学食堂吃8毛钱的饼。午餐单位5块钱。”在感叹生活艰难后,讽刺性的转折出现了:“还好爸爸妈妈给钱在南三环、北三环买了两套房。”

  大概是北京南三环、北三环的两套房还不足以完成对“从未贪腐”的反讽,更多关于“pangjiaqiao(胖家雀)”的背景被人肉出来:方某,沈阳人,除北京房产外,老家还有十余套房。其父亲为外地特殊岗位公务员,她今年还参与了北京的自住性商品房摇号。无数人在惊叹“清廉父亲”背后家资的同时也不忘调侃一句,“姑娘,你是有多想坑你爹”。

  情人反腐常见,女儿反腐却太难得。《兰州晚报》15日的评论不由感叹,“显然,这个故事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姑娘发帖子的初衷会有N种猜想,可能只是为了表达一下对父亲的感恩,也可能是一点点小炫耀,更可能是她觉得自己的父亲真的真的好廉洁等等吧。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她在发帖子时完全没有预料到网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没料到事情会向一个她完全想不到又控制不了的方向发展姑娘没料到的是什么,什么就是此事件中大众心理的折射。”

  出乎女主人公意料,却在大众情理之中的正是人们对官员群体的普遍观感,“如果一个群体被普遍质疑,被普遍污名化,剔除里面不顾事实乱加猜忌的成分外,更多的还需要审视一下自身的一贯表现。”

  虽然认为“只要扯上官员、扯上房产,就极易引发人们的丰富想象与尖锐质疑”,但《新京报》的评论还是要搞清楚那件大家都在关注的基本事实———“坑爹女”咋解释爹的房产?

  “第一种解释:这些财富来自家庭其他成员的合法所得。坑爹女只说了果,没说因,此事纯属误会”;“第二种解释:如网友想象,财富来得不那么清白,但坑爹女从来没意识到自己一直享受的优越家庭条件,与父亲的合法收入并不匹配。而与周围其他公务员家庭的生活相比,他们家条件还算差的,所以坑爹女产生了父亲相对清廉的感觉。但这种内部的相对清廉,一经曝出却震惊了网友。”

  故事的女主人公显然想说服舆论接受第一种解释。在同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中,她回应称“我们家本来就理财。所有资金的增长和积累都是可以查到的”,并表示这是合法收入来源,“每一笔都有记录,完全没有问题。”至于其父亲的身份,则称,“是普通老百姓,我从来没说过我父亲是官,”,但对于网友对其发言的截图却未予直接置评。

  光明网评论员文章更倾向于接棒《新京报》评论的第二种解释,“由pangjiaqiao的帖文可知,这个老头也就是56岁。以16岁参加工作计,且以省部级官员的工资累加,40年的工资要在北京南北三环各买一套稍微像样点的房,至少也要不吃不喝不花纯攒钱。如果再在外地囤几套房,那么,就是夫妻都为省部级官员,其全部工资也负担不起。www.36088kj.com,”

  “为什么普通公众早就看出来的腐败官员,专门的有责机构却难以发现?这是因为公众判断一个官员是否贪腐,其实就是从官员衣食住行的水准进行判断。表哥也好,房嫂也罢,xglhc今期开奖结果,其露馅案发,都是如此。但是,许多官员及其家属已经不相信这种简单的判断,长时间贪腐得手而无失手甚至还越来越受重用的经验,已经让这些人丧失了对社会基本价值的起码敬畏。”

  作为继2004年芙蓉姐姐事件后、水木社区“贡献”的又一舆论事件,“水木坑爹女”的名号迅速扩展到天涯、微博等社交媒体,并引发了多个方向的连锁反应。大量对微反腐、网络反腐的支持和少量对人肉搜索泛滥的批评裹挟在这场舆论洪流中,自称已举报者有之,号称纪委已介入者有之,反对网络暴力者有之,呼吁停止人肉搜索者有之,更有多位辽宁方姓官员在搜索中躺着中枪。至今,“坑爹女”一事的走向尚不清楚,是否会由舆论事件进入体制内部门调查视野也待观察,但主人公与普罗大众之间对“清廉”相差天渊的定义,却足以成为一个该探讨的社会现象。

  前述光明网评论员文章认为,这“正说明其(坑爹女)算法规则已经与常规有异,正说明其对价值的判断与估量已经与常人不同。”而在四天来持续探讨此事的水木社区,有网友则试图对这个差别一言蔽之,“中国社会的深层次问题是不同层面价值观的分歧”。



Power by DedeCms